來人,砍下那位文藝青年的頭!

「你的把妹手法拙劣。」

我的學姊,也是我的感情顧問(自稱)這麼說。

他翻閱著我的Tinder對話紀錄,邊作為顧問費用的酒邊搖頭。

「你講的話太令人燒腦了,這樣會覺得你很難接近相處。」

「可是你也知道,我從高中開始就是這樣的文藝腔啊,這麼多年來累積下來的聊資大概就是讀過的書、聽過的音樂,以及自己研究的一些設計領域雜談,當然啦,如果要聊出版、排版、電子書應該也可以,只是這種專業話題更無聊吧。」我辯解,畢竟還算有自信。

「這些都不要說,也不該說。我給你看個正確的範例。」她把他的手機轉給我看,是他的一位中年男性友人。

早安」、「晚安」、「吃飽沒?」、「今天天氣很好,要不要出去走走?」一路往上滑看不到頂,大約幾個月的時間都是這樣的內容,我的顧問就算有回應也是敷衍一兩句。

「我告訴你,追女生就要像這樣勤快,早晚三餐問候,偶爾問問要不要出去兜風逛街,你就會有機會了。」顧問以過來人的姿態對我說。

「那麼,你現在有多少人還和你這麼聊?」我覺得世上無聊人沒那麼多。

「大概五、六人吧。」

「這些人是不是很閒?」

「不會啊,這些人也都身價幾千萬吧,也是有像樣的工作在忙勒。」

「那麼有多少人成功地用這手法把你約出去了。」

「一個都沒有。」

——頓時我覺得這是幹話一場,不過也警惕了我:「用文青調來勾搭妹可能一點都沒效,也許還會適得其反」。

吃飽沒?

「我問你,為什麼台灣男性都很喜歡問女性『吃過沒?』」

這一位30歲的女性我們在Twitter上自來熟,似乎是美國大型IT企業的產品經理,喜歡彈琴古典樂,以及做菜調理。他因為我前面文章而主動傳訊息給我。

「呃⋯⋯這算是台灣男性常用的把妹手段,畢竟這樣一句平常的問候可以刷存在感,要是有回應的話可能還有機會吧。也可能沒有話好說⋯⋯」其實我從來沒用過,也不曉得為什麼會有這種三餐問候的閒情。

「但是都已經是從台灣到新加坡來工作了也,怎麼還這樣?」

「其實你今天讀到了博士,學術訓練也不會教你怎麼把妹;台灣人到了新加坡,也不會頓悟出和在台灣不同的把妹技巧。」

——這時我心裡很想問她『多久吃一次荷包蛋』?


談戀愛,找已婚異性當軍師,準沒錯!

「我決定我要回去繼續使用Tinder。」

就在五月12日與配對的第四位約完會後,我的生日運正式終結,而相隔不到96小時,就在金星開始逆行幾天後,我做出了這樣的決定。

「但是這次,我不要給出任何婚姻的提示,想要談場刻骨銘心的戀愛。」

「喔,很好啊,那你記得把這句『刻骨銘心的戀愛』寫在介紹上頭,你要什麼就會吸引到什麼。」每次講話都很敷衍的人妻朋友說。

「不過這樣會不會很像腦袋只想約砲的渣男?」我問。

「你的星座來一下,我幫你看看,太陽月亮上升都要。」


詐騙和認真找另一半,行為上其實差不多

順著前一篇的星座話題,我真的在今年三月到四月間,遇到好多位滿是魅力的天蠍座。然而後來一位都沒再重新相遇了。

有沒有見過蠍子集體取暖?


界定關係,認識自己,學習不要玻璃心。

你用Tinder?那不是用來約炮嗎?

十個同年齡的朋友裡有八個這麼說,其中女性多一點。大家有這樣的印象讓我感到困擾,就算我平常不在乎自己形象……可是……

關係若只有「約炮|婚姻」,不很護家盟嗎!

近期我在追Amazon Prime Video上的〈摩登情愛(modern love)〉[1],雖然感覺是「啊,果然紐約市陰盛陽衰,男人好搶手。」「這些人真的不用在乎柴米油鹽醬醋茶與房租嗎?」但你會發現,如果你經歷了這樣的一天:

約了去美術館走走看展,接著看了場電影,到餐酒館吃個晚餐。一路上話題沒有停過,聊得盡興。接著晚上……

Hey! 這你去問十個人,九個人會覺得是場不錯的「約會(hang out)」。但要是你說最後上了床,很多人就會覺得是「約炮(hook up)」了。

當然應該也有人在Tinder上目的在此,只是我相信更多人想要看看(seeing)、聊聊(talking)或者約會(dating)——這些詞彙在英文裡也都描述一種關係,Casual Relationship [2],然後要不要變成長期或者Serious Relationship,則看怎麼發展。

我的男性友人說:「你在玩什麼文字遊戲?男人之間不就都問:『昨天那個成功推倒了嗎?』,現在裝文雅喔?」

但我也遇到約會的對象說:「我們是『約會』。如果你說那兩個字,我會生氣。」這是一個情感問題。實際上,約會好不好和有沒有上床關係不大,而有沒有上床,關你何事?

所以有各式各樣的關係,從hook up到casual relationship以至於serious relationship甚至marriage。後者還會有Polyamory(多方關係) / Open Relation(開放關係)的可能。這些定義很多人認為是在「狡辯」,但必須說這個世界的進步建立在認識自己,然後找到能讓自己安處的位置/詞彙,誠實面對。對,「誠實」是任何關係都需要的特質。


39歲前中年的我,如何藉由Tinder累積經驗與技能重回婚戀市場。

台灣人,單身未婚, 牡羊座AB型,178cm,不抽菸。
前幾年創業忙到了這歲數。開始健身、打理自己,回到市場上⋯⋯

這是我Tinder自介的第一段。

自信需要反覆練習

Tinder這交友軟體確實讓我挫折過好幾次,心灰意冷覺得自己不適合交友軟體,還是去婚友社或者相親算了。帳號砍了又創、App刪了又裝,這樣的過程反覆三次。

第一次是整個2019年,當時還在健身途中,自己覺得好看的照片不多,所以自介寫得很用心、寫得很滿。就一個39歲的前中年來說,配對數總是維持在40人上下,大約配對了20~30(真)人,其中還包括找得出名字、曾上過新聞的模特兒之類的……但最終我把帳號給刪除了,原因是因為沒有自信

對,沒有自信。在我的清單上有很多確實是真人的女性,而且其中很多條件很好,只是我真不曉得怎麼打招呼,怎麼開頭……最後Tinder變成一個看到「It's a Match!」就很開心的遊戲,於是我就灰心地刪除了。

但人就是很賤,刪了Tinder會想試試其他的。

  • Pairs(派愛族):不行🙅🏻‍♂️,基本上沒有看對眼的,來按我讚的年紀都比我大(至少在找婚戀對象上,我有明確的年紀範圍)。最重要的是我實在受不了日翻中那種帶著濃厚翻譯腔的介面文字。要進本土市場得接地氣啊!(不過很久以後,我才發現「以結婚為前提的交友」不是我期望的關係。)
  • OkCupid大致上以match到人後沒有回應告結。但我覺得OkCupid有一項很有趣的功能,就是內建了大概成千上萬的問題來匹配彼此的適性,當你發現某一位女性和你的相性高達95%!然後他填了300多個問題,你就會逐一填下去⋯⋯然後發覺:我到底是回答真話,還是在(虛擬地)討好這位沒給我回覆的人呢🤔。
    雖然最終我沒有見到任何一位真正的人,但是回答這些問題,讓我覺得其實這世界有聊不完的話題,爭論不完的價值觀差異,只是你從未好好注意而已。對於這一點,感謝OkCupid🙏。
  • Tastebuds:這是靠🎵來讓你決定對方好不好的App,當然使用者少到可憐,我只匹配到一位把Astor Piazolla放在第一名的女性,接著可能就把全部的台灣人都match完了。
    這讓我發現,不要以為自己聽些冷門樂手就有品味,請找出你喜歡樂手裡最大眾的那一位。如果你是個文青,放「坂本龍一」可以;如果你是個大叔,放「李宗盛」或「陳昇」,可能會吸引到有老靈魂的妹紙。此外就算了吧。
  • CoffeeMeetsBagel:相較於Tinder的多與快,CMB就是慢慢來的代表。因為做得很爛的介面翻譯,大致上你會發現使用者都有一些英文基礎(對,相較於我們一般社交,你要注意到交友App面對的是全年齡與全社經階層,結果英文變成篩選教育程度的一項基本。)。
    我在CMB上遇到兩個人,一位聊得很開心,但最終沒交換到聯絡方式;另外一位則很尬聊。不過因為配對的稀缺,讓我覺得開口聊聊無妨,於是就學著有勇氣打招呼了

只是真正讓我培養自信的不是這些交友App,而是2019年底到2020年初,行冊圖書館舉辦的幾場「只能喝酒的圖書館」活動。


一段多媒體發展史的「句號」,也可以說是「逗號」。

2012年Phil Schiller與iBooks 2一起發表iBooks Author,The Dalla Morning News

Apple於今年(2020年)WWDC前公布消息,將於7月1日起停止於App Store提供iBooks Author,同時將停止iTunes U服務。希望電子書創作者轉向使用Pages作為寫作與發行工具。

Apple這舉動有著什麼意義?

回到2012年,iBooks Author曾經是數位出版圈子裡極為熱門的工具,儘管台灣iBooks store(現在改名為Apple Books)未曾開店,但也有好幾本專書教導人們怎麼使用這套免費工具製作電子書。

但對我而言,他比較像是Apple貫穿30年互動多媒體歷史的產物,而不像一套「正統」的電子書製作工具。

對於許多人來說,十年前的事情記憶可能已經些稀薄了,先讓我們回憶當初是怎麼誕生出iBooks Author這樣的產品。

談談iBooks Author的前世今生

Al Gore’s Our Choice@Vimeo, Apr 25 2011

2011年,美國前總統Al Gore在App Store上推出了《Our Choice》的互動式電子書,當年iPad才剛誕生,人們願意花上$4.99到$14.99不等的金錢去購買這些互動式內容,僅是為了「體驗」手上這台平板的媒體潛力。

而為Gore打造App的Push Pop Press,由前Apple工程師Mike Matas共同創立,他曾是Apple多項軟體介面的設計者,使這家公司打造出的互動式電子書充滿各種具Apple設計的動態。

Apple在2010年已經隨iPad推出了iBooks App以及iBooks Store服務,那時EPUB 3規格還在由IDPF進行制定中,除了Reflow文字書外,Apple在Fixed Layout固定版面上(使用HTML、CSS、JS設計頁面)的實作,也提出成為EPUB 3的一部分。

然而,當年的硬體性能不好,HTML 5與CSS 3的實作也還在半途,使用HTML製作頁面的EPUB電子書不僅容易當機(記憶體管理問題居多),效能也不大行。所以《Our Choice》以原生App打造的滑順表現就成了標竿。

那時Steve Jobs還在世,2012年就針對教科書與教育市場推出了iBooks Author──這款Mac使用的電子書製作工具,可以輸出副檔名為.ibooks的電子書,這種電子書基於EPUB 3規格,但使用了一些自有的模組來呈現影音和各種互動。顯示上雖然像固定頁面的卡片形式,但文字是採Reflow的方式配置。同時Apple也推出了iTunes U,類似於遠距教學後台,可以讓教師上傳各堂課的講義,進行討論、指派功課……

後來還一度傳出Steve Jobs打算要求Mike關閉Push Pop Press,不要在產品上和與iBook Author打對台,結果不了了之,該公司最終受到Facebook收購,去打造Paper這款產品,但也以失敗告終。


號稱能做到的,都還沒能做到最好

Amazon開始販賣繁體中文Kindle電子書了[1],在業界總是會聽到一些耳語,其中包括:Amazon現在不支援繁體中文直排,得要未來才能支援。

這當然讓我不能接受。2012年Amazon.co.jp開始販賣日文電子書時,早就完成以EPUB 3轉換Kindle Format的機制,在各種閱讀程式及電書機上顯示也毫無障礙,怎麼到了2019年還走回頭路呢?詳細的推測我寫在後面[2]。

知道這件事以後,我在聯合報專欄上寫了〈別讓正體中文再次邊緣〉來抗議。希望來呼籲出版社多注意一些自己的文化。

然而還有一些技術外的考量,Facebook上有位前輩留言說:

有位作者跟我說,他的著作之所以會有些橫排、有些直排,是因為出版社告訴他,純粹是成本銷售考量。(這作者的著作繁多,經由不 …


為什麼在資訊結構上,我們得做得更多?

fig.1 來源:教育部國語注音符號手冊

進行注音符號在Web上顯示的工作已經第五年了[1],在許多朋友的協助下,現在已經接近完成階段[2]。但在這過程中,有一些挑戰的意見,像是:「為什麼不繼續使用注音字體?」從有電腦以來,注音字體不是很好的方法嗎?

我未曾整理過對這問題的答案,但我覺得這是值得討論的一件事。關係到如何對資訊結構以及顯示做到通用設計,需要整理成一篇文章來做為參考。這是寫這篇文章的主要原因。

首先,從背景開始說明,什麼是注音字體。

什麼是注音字體?

教育部在2000年發行了《國語注音符號手冊》,作為從印刷到數位環境,注音符號排印的規範手冊。其中包括了單一漢字標注注音時,漢字與注音符號,聲調的比例。

而後來字型公司等按照這一份規範推出了注音字體產品。注音字體就是將符合上述手冊規範的漢字與注音做成顯示字符的字型檔案。


2018年一月備忘錄

今天收到Mozilla開發者Kevin Hsieh的通知。之前發表在Github上,嘗試透過OpenType功能來處理注音調號位置的Repo有了一些進展。

Chrome和Firefox都使用OpenType引擎Harfbuzz,其開發者jfkthame調整了字型,並且更新了引擎,所以Firefox 58和Chrome都可以相對正確地顯示注音調號的位置。這裡有一些show case:


標準化不會單獨圖利某一家公司,但需要共識。

最近經濟部工業局打算將Gogoro使用的電池模式作為國家標準,並且透過補助來使其普及。但由於無效的溝通手法,光陽打算另推自己的規格,讓這件事顯得失敗。

在討論這件事情前,我希望貢獻一些自己在國際標準化上的淺知識讓大家了解標準化的運作規則,這樣討論起國內狀況時會更為清晰。

關於開放標準(Open Standard)

我所參與的W3C(全球資訊網協會/萬維網聯盟),所制定的標準,如HTML、CSS等,就屬於開放標準(Open Standard)

開放標準基本上就是若你要使用這些標準規格來做一些事情,不需要付任何的授權費(Royalty-Free),例如你使用HTML規格來開發瀏覽器,或者撰寫網頁,不需要付給W3C一毛錢。但不是所有組織都如此。

而開放標準的制定則是由這些組織所進行。以W3C為例,是由參與的會員透過工作小組(Working Group)來撰寫規格書,透過實作與審核後成為標準。

開放標準在制定上有一些原則,根據維基百科上所寫,IEEE聯合會、IETF、W3C等共同遵守五項指標,在此節譯:

  1. 合作(Cooperation):標準組織間彼此平等並尊重地合作。
  2. 遵守原則(Adherence of Principles):遵守標準制定的五項原則:
    程序正當(Due Process):決策由參與者平等且公平地制定、沒有人能主導標準制定、標準進程與檢視過程需要妥善制定。
    廣聚共識(Broad Consensus):過程需要廣納各方意見並且經過討論,並且能夠滿足各方利益的需求。
    透明(Transparency):標準化組織需要公開發表標準化進程,討論過程需要公開並易於讓各方檢視,在最終定案時需要接受公眾意見。
    公平(Balance):標準化活動不能由某一人、一家公司、利益相關團體所獨佔控制。
    開放(Openness):標準化進程必須對任何相關組織保持開放。
  3. 集體培力(Collective Empowerment):標準化組織與參與者必須承諾能彼此合作使標準達到各項目標,如具有共通性、可擴張性、穩定性與韌性、能作為未來創新的基石等⋯⋯
  4. 可得性(Availability):標準規格可讓所有人能夠取得以實作建置,以合理的規則釋出,合理的規則包含免授權費(Royalty-Free)到FRAND原則。
  5. 自願採用(Voluntary Adoption):標準規格由市場自由決定是否採納。

也許你會覺得,參與者都是傻子,花了不少錢參與這些組織,又派出人參與各種會議,制定出的標準又不能獲得任何收益,做這些事情幹啥?但不少人都經過「IE6」時代,微軟一家獨大並且使用自己的規格,使得多數Web系統不能夠互通;這些私有規格造成的痛楚,到現在大家都還能感受到。

參與標準化並非沒有好處,例如Netflix在去年就完成了TTML2這個字幕標準。Netflix是現在全球最大的線上影音服務商,他們需要針對各國語文提供適合當地的影片字幕,但目前沒有任何標準可採用,他們就參與W3C活動,廣納各方意見並且逐步實作,當標準完成時,他們也完成實作。於是在線上影音的字幕上,他們就取得了先機。

另外要提的是,W3C標準並非沒有著作權(不是以CC0釋出),著作權由W3C Host的四所學校共同持有。主要是防禦性地避免標準被其他人拿去私有化、註冊專利等。

標準必要專利與FRAND原則

但是並非所有的標準化規格都不需要授權費。關於這部分我沒有實際經驗,台灣在這一方面上,工研院是代表性的單位。建議各位可以讀台灣實際參與者的著作《殘酷的4G:寬頻網路背後的戰爭》。這本書雖然在編輯面上不見得完善,但卻是第一手參與標準化組織的經驗談。

這幾年你可以看到很多新聞報導世界每個角落都有公司在發展5G技術,問題來了,這些技術各自為政,又要如何化為標準讓全球能夠共通?

電信技術的標準化是由3GPP這個標準化組織所主導,對標準化進程感興趣的話,可以看這一篇對岸的文章來進一步了解。

當各家在發展新技術時,也會將技術拿去註冊專利。當提交到3GPP進行標準化時,也都會要求各家提出這些專利,當最後技術規格拍板定案時,若必須要使用該專利裡頭的技術,就會稱為標準必要專利(Standard Essential Patent),這時專利擁有者,就可以收取權利金了。

但是──權利金不是讓該公司予取予求,必須遵守前面有提到的F/RAND原則。F/RAND原則是:Fair, reasonable, and non-discriminatory. 翻譯成中文就是「公平、合理且無差別」原則。意思就是專利擁有者要以合理的價格,授權給所有洽談的申請授權者,並且不能用各種手段來損害公平性。

看到這裡,你應該可以理解為什麼全球都要告高通,大致上可以理解以下這則新聞裡講的狀況了。

最後:台灣電動機車的電池標準化

電動機車的電池標準化當然不是國際標準。但是我想在進行時也必須參考國際上做事的方式,避免各種爭議。根據這篇報導:

經濟部工業局在推動各種政策時,一向先訂目標,然後用很糟糕的方式去實現。在Gogoro的案例中,想要把Gogoro的電池推成標準,主要還是後面要透過國家補助建置換電池站來使其普及。Gogoro充電站與電池規格以目前的狀況來看成為標準規格絕對充滿了優勢,但做法不能是「工業局招集業者前來宣達作為公版規格」這般野蠻。

反正我們的政府野蠻慣了,就算真的要硬幹,也必須要求Gogoro採用F/RAND原則來授權給其他電動機車的生產者。而經濟部最好從中協調,談判出多方都能接受的授權金,並且公開。而不是讓他們自己去談,這麼做一定破局。

就我的觀點,這件事情Gogoro並沒有錯誤,而是經濟部工業局的手法太過於粗糙。在這件事情上應該諮詢經濟部標準局的看法才比較正確。

這篇引用的新聞報導都出自中時集團,當然中時集團有其政治立場,但從這些狀況與分析來看,不得不說中時在這方面有專長於此的記者與編輯處理新聞,各位可以持平看待。

Bobby Tung

W3C i18n invited expert, editor of "Requirements for Chinese Text Layout" (CLREQ), Evangelist. I provide consultancy of digital publishing in Taiwan.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